<xmp id="su6cm">
<rt id="su6cm"><code id="su6cm"></code></rt>
<acronym id="su6cm"><xmp id="su6cm">
<rt id="su6cm"><xmp id="su6cm">
<samp id="su6cm"><wbr id="su6cm"></wbr></samp>
<option id="su6cm"><xmp id="su6cm">
<tr id="su6cm"><xmp id="su6cm">
<code id="su6cm"><wbr id="su6cm"></wbr></code>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紡織財經  > 紡經新聞  > 徐迎新:“一帶一路”將為中國紡織業國際合作開創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

徐迎新:“一帶一路”將為中國紡織業國際合作開創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

2019-09-17 14:06:02 來源:中國紡織

  全球產業鏈、供應鏈與價值鏈深度交織,產業分工格局正在重塑,國際競爭日趨激烈。“一帶一路”正在加速打造深度融合的國內外市場環境,將為中國紡織業國際合作創造更為廣闊的要素流動空間和統一市場。

  紡織行業是我國出口創匯的支柱性產業。根據海關數據,按照紡織行業口徑統計,2019年上半年,我國紡織品服裝累計出口額為1284億美元,約占全國貨物貿易順差貢獻率的七成。紡織工業是我國傳統的支柱產業,也是重要的民生產業和新時代背景下的科技綠色時尚產業。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我國紡織工業已率先建成世界領先的全產業鏈現代制造體系,成為全球纖維制品生產、出口和消費的第一大國。

  近年來,我國紡織業逐步進入全球布局新階段。從外部環境來看,隨著“一帶一路”倡議和國際產能合作的堅定推進,以及東南亞和非洲地區多個國家紡織服裝業的迅速崛起,越來越多的中國紡織企業出海布局;與此同時,由于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給我國紡織產業的可持續健康發展帶來威脅與挑戰,值得重視和警惕。

  紡織業對外投資概況

  我國紡織業對外投資呈現多區域、多行業和多形式加速推進的態勢,紡織骨干企業主動進行國際布局的意識不斷增強。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我國紡織業對外投資存量超過100億美元,境外投資分布在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涵蓋東南亞、非洲、歐洲、北美、澳洲等重點區域,年銷售收入逾百億美元。商務部的統計顯示,2015—2018年,我國紡織業對外直接投資累計62.3億美元,占制造業對外直接投資累計總額的7.12%(具體見表1)。紡織業對外投資幾乎涵蓋了整個紡織服裝產業鏈,對外投資的主要形式包括了綠地投資、股權并購、資產收購和合資等典型FDI形式。

   對眾多紡織行業企業境外投資實踐的梳理表明,目前中資紡織企業境外投資有兩條發展主線。一條主線是企業通過綠地投資、合作進行跨國產能合作,打造“中國+‘一帶一路’沿線”的全球快速反應制造基地模式。該模式以中國紡織企業對東南亞地區和非洲國家進行投資為典型代表。這類投資保持和提升了我國紡織工業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國際領先優勢。另一條主線是從產業鏈優質資源全球整合來看,我國紡織產業資本通過積極主動的海外直接投資與并購,與國際資源深度對接合作,從而帶動紡織行業整體向世界紡織產業價值鏈的高附加值領域滲透。如在上游優質原料資源掌控方面,山東如意集團收購澳大利亞卡比棉田、富麗達集團并購加拿大紐西爾溶解漿公司,都是典型案例。在技術研發方面,金昇集團收購了世界紡機巨頭瑞士歐瑞康的天然纖維和紡機專件業務,蘇州天源服裝公司利用美國最新技術在美國阿肯色州建設了全自動化T恤生產線。終端消費品牌并購領域,雅戈爾、如意、歌力思、安踏等企業集團,都有較為主動的嘗試和突出表現。

  對外投資合作特點

  中國紡織業在對外投資合作過程中體現出以下幾個行業和區域特點:一是棉紡和針織企業成為我國紡織行業境外綠地投資的先行者,織造、印染、梭織、化纖等領域的海外投資項目也開始逐漸增多。過去幾年,由于國內棉花政策和進口配額限制,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我國棉紡行業的國際競爭力,國內棉紡企業開始逐步摸索如何“走出去”,并因此成為紡織行業海外綠地投資的先行先試者。據估算,目前僅在越南投資的中國棉紡企業,如天虹紡織集團、山東魯泰集團、百隆東方等,投資產能約300萬錠。截至2018年年底,僅天虹集團一家在越南已擁有紡紗138萬錠。除此之外,岱銀集團在馬來西亞有22萬錠紡紗項目,科爾集團在美國開設的棉紡廠項目、江蘇金昇在烏茲別克斯坦的棉紡項目,均已投產。

  與此同時,考慮到縫紉環節的勞動密集型特點,針織服裝加工也成為我國紡織業對外投資的熱門先行領域。由于越南、柬埔寨、緬甸等國人工成本較低且貿易環境良好,申洲國際、即發集團、江蘇東渡等大型針織企業均進行了較大規模的綠地投資和國際訂單配置,將縫制等具有勞動密集型特點的生產環節,放在上述國家完成。近些年,迪尚集團、魯泰、常州華利達等企業,也逐漸把梭織服裝生產轉移到東南亞及南亞海外基地生產。

  除了棉紡、服裝環節,筆者注意到越來越多的國內面料織造和印染能力也在加速向海外轉移,同時國內化纖行業領軍企業亦開始進行國際布局,其海外業務鏈條不斷向上游產業發展。例如,慈溪江南化纖在美國南卡羅來納州投資再生聚酯短纖維項目,恒逸集團在文萊投資新建千萬噸煉油化工一體化項目等。

  二是從投資區域來看,東南亞是當前我國紡織行業對外投資的重點區域,歐美國家、非洲地區以及“一帶一路”沿線的紡織行業投資項目逐年增多(具體見表2)。我國紡織業在海外生產力布局方面呈現出“中國大陸+東南亞+非洲”的布局模式。從吸引投資的國家和地區排名來看,越南排名第二(中國香港排名第一),累計吸引投資總額10.71億美元,占比17.2%。美國是目前我國紡織行業在西方發達國家投資最多的目的地,累計直接投資總額為2.14億美元。埃塞俄比亞和埃及是我國紡織產業對非投資最多的兩個國家,累計投資存量分別為1.85億美元和1.47億美元。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紡織產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投資明顯增多。

   值得關注的是,非洲正在成為我國紡織產業對外投資的新熱點區域。江蘇陽光、無錫一棉、內蒙古鹿王等國內紡織企業,都已在非洲進行投資布局。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期間,中國政府提出重點實施“八大行動”,第一條即為實施產業促進行動,鼓勵中國企業加強對非洲的產業投資,特別是在制造業等傳統及新興領域,要擴大對非洲投資。這一目標無疑為中非紡織服裝領域的全方位合作蓄積了強勁動能。

  三是一批紡織服裝骨干企業通過主動進行全球垂直產業鏈布局和優質資源整合,致力于成為全球跨國企業集團。以天虹集團為例。作為全球領先的棉紡織品制造商之一,天虹早在十年前就開始在越南投資設廠,在保持紗線業務快速穩定增長的同時,不斷擴大梭織、染色、面料生產線,而且還收購了臺灣年興紡織的牛仔服裝業務。如今,集團已經形成紡紗、織布、染整、服裝一體化的全鏈條生產體系,提升了集團的整體盈利能力。天虹集團在中國、越南、柬埔寨和尼加拉瓜建設了生產基地,擁有約400萬紗錠及1400臺梭織和針織織機的生產能力。不斷推進國際化布局的典型企業還包括魯泰集團。自2014年開始,魯泰先后在柬埔寨、緬甸和越南三個國家設立了生產制造基地,覆蓋紡紗、漂染、織布、整理、成衣加工等環節。目前魯泰位于柬埔寨和緬甸的成衣加工工廠年產高檔襯衣能力分別達到600萬件和300萬件;其越南制衣工廠則分三期建設,計劃產能為900萬件,前兩期600萬件已投產。此外,魯泰還在越南西寧省設立了紡紗和色織布生產基地,一期6萬錠和二期7.6萬錠紡紗生產線已全部投產;色織面料已形成3000萬米生產能力,另外4000萬米色織面料擴產項目正在施工中。憑借國內外多個生產制造基地的設立,魯泰集團有效提升了向全球客戶提供優質服務的能力,國際化布局也不斷得到完善。

  變局與挑戰

  目前,我國紡織服裝行業面臨的國內外形勢嚴峻復雜。特別是中美經貿摩擦不的斷升級,以及逆全球化趨勢的卷土重來,給我國紡織行業對外貿易、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等都帶來嚴峻挑戰,行業高質量發展任務艱巨。

  一是中美貿易摩擦形勢下,行業制造產能向海外加速轉移,產業中長期可持續發展能力受損。美國對華2500億商品加征關稅清單實施以來,我國紡織業受影響的出口產品主要是產業鏈上游的紡織紗線、織物、針織和下游的產業用制成品以及部分家用紡織品。2019年上半年,2500億清單中被加征關稅的紡織產品,對美出口總額同比下降21.9%,相較于整個紡織行業對美出口同比下降0.66%而言,呈現明顯的下降趨勢。特別是化學短纖及長絲、地毯、產業用紡織品及面料等產品,對美出口同比下降達20%—40%。2019年8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再次公布了對華3000億產品加征關稅清單,覆蓋服裝服飾及毛巾、床品等大類家用紡織品。在這樣的貿易環境下,我國紡織企業面臨的貿易替代及投資轉移情況有所加劇,輸美訂單大量從我國轉移到東南亞、南亞等地,對我國紡織行業的影響不容小覷。

  海外訂單的轉移將不可避免地造成制造產能向海外轉移。美國加征關稅舉措就是要引導現有的紡織服裝供應鏈重心從中國轉移至東南亞、南亞地區。若在美國全力協助下,東南亞、南亞國家在5—8年內有望成功建立較為完善的紡織產業鏈體系,我國的紡織行業將面臨非常嚴峻的國際訂單流失風險,同時有可能實質性失去在紡織行業的領先的國際比較優勢。商務部的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紡織業整體對外投資趨緩,同比下降17%,但對“一帶一路”沿線重點國家,如印度尼西亞、越南、印度和柬埔寨,投資額分別增長了256%、116%、22.3%和14%。這其中不乏紡織企業出于對中美貿易摩擦形勢擔憂而進行的海外布局。

  二是紡織業面臨的國際比較優勢的競爭日趨激烈。在全球總需求增長乏力的背景下,我國紡織服裝業在國內面臨綜合成本上漲、產業工人總量短缺和資源環境約束等現實困難,領先的國際比較優勢受到明顯削弱。同時,全球貿易政策變革正在深刻影響全球紡織行業的供應鏈重塑,部分區域貿易協定對我國紡織產業的健康發展也構成了較大挑戰。如越南與歐盟簽署的雙邊自貿協定,將提高越南紡織品服裝出口歐盟的競爭力;歐盟和日本通過給予部分東南亞國家優惠國別關稅政策,加速了部分國際訂單從我國的轉移。全球新一輪工業革命和消費革命已初見端倪,都表明我國紡織產業突破價值鏈低端的形勢和任務十分緊迫。

  當前我國紡織行業在全球供應鏈的制造環節占據中心優勢地位,但是在智能制造核心技術、全球優質原料資源掌控、美學原創設計和時尚引領能力、國際性品牌和市場渠道掌控等紡織產業價值鏈高端地帶,依然缺乏主導權。隨著近幾年海外消費品時尚品牌在中國市場的強勢快速大規模滲透,國內服裝品牌的資本積累和發展后勁所面臨的壓力日益凸顯。未來我國紡織行業高質量發展將面臨諸多挑戰。

  機遇與愿景

  對于中國紡織業而言,“一帶一路”的“六廊六路多國多港”(“六廊”是指新亞歐大陸橋、中蒙俄、中國-中亞-西亞、中國-中南半島、中巴和孟中印緬的六大國際經濟合作走廊,“六路”指鐵路、公路、航運、航空、管道和空間綜合信息網絡,“多國”指一批先期合作國家,“多港”指若干保障海上運輸大通道安全暢通的合作港口)指明了海外重點投資區域和國別,尤其是六大經濟走廊中的“中國-中南半島”,是目前我國紡織產業資本綠地的投資集聚地,中巴、孟中印緬和中國-中亞經濟走廊,也有豐富的發展紡織業的要素資源稟賦。在非洲,如埃塞俄比亞、埃及等先行先試和示范國家,同樣具備發展紡織產業的巨大潛力。“一帶一路”的“五通”指標體系,正加速打造深度融合的國際國內市場以及更為適宜的境外投資環境,可為我國紡織企業境內外聯動布局提供更加優質的要素資源供給和統一市場。隨著眾多政治、外交和經濟資源的投入與相互承諾,還將為我國紡織企業在沿線國家創造出盡可能安全、穩定的中長期經濟地理環境。

  當前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科技創新進步與貿易投資合作的共同推動下,全球產業鏈、供應鏈與價值鏈深度交織,全球產業分工格局正在重塑,國際競爭變得日漸激烈。但世界發展的大勢依然是“開放共享,合作共贏”。要成功實現建設紡織強國的戰略目標,就要以全球視野進行優勢資源的跨國配置和掌控,需要一批真正的紡織跨國企業集團走出國門、在世界舞臺上成長、成熟,發展成為具有持續盈利能力和創新能力的全球企業集團。而這也需要中國紡織人、紡織企業、行業協會和政府部門的共同努力。
免責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網站本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銀泰百貨首建電商事業部 ... 下一篇:上半年數據看家紡行業發展
訂單信息

正在求購的訂單:601531 今日求購:5

產業觀察
沒找到想要的產品? 點擊立即發布采購

62萬供應商為您 免費報價

提提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