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u6cm">
<rt id="su6cm"><code id="su6cm"></code></rt>
<acronym id="su6cm"><xmp id="su6cm">
<rt id="su6cm"><xmp id="su6cm">
<samp id="su6cm"><wbr id="su6cm"></wbr></samp>
<option id="su6cm"><xmp id="su6cm">
<tr id="su6cm"><xmp id="su6cm">
<code id="su6cm"><wbr id="su6cm"></wbr></code>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紡織財經  > 紡經新聞  > 不可思議!貿易戰“捧紅”越南,所有廠房都被租完!整個越南變成深圳!

不可思議!貿易戰“捧紅”越南,所有廠房都被租完!整個越南變成深圳!

2019-09-11 11:02:14 來源:印染學習與交流

  近日,《證券日報》記者從河內驅車前往越南北部制造業重鎮海防市,粗略統計,在一個半小時路程中,道路兩側就有約30個工業園區。

  今年一季度,越南吸引外資總額達108億美元,同比增長86.2%,其中來自中國的資金占了一半,中資扮演著重要角色。中資企業在越南的投資情況究竟如何?記者一行三人前往越南的河內市、海防市和胡志明市等3個直轄市以及海陽省、隆安省實地調查。

  在越南南北地區制造業重鎮調查時發現,去年以來,中國制造業企業蜂擁而入;今年春節之后,中資企業在人工成本上升的同時,還出現了用工緊張的情況。

  南遷企業驟增

  工業園區兩年“滿園”

  到達中國·越南(深圳-海防)經濟貿易合作區之后,從工業園區大樓望去,國內多家上市企業銘牌極為醒目,這里有中國電機行業龍頭——臥龍電驅,國內最大的安全氣囊生產商——華懋科技,中國電子元器件領軍企業——三花智控,中國微電機行業龍頭——大洋電機。

  海防市工業區示意圖

  “園區招商速度比預期快得多,幾乎每天都在接待國內的考察客戶,一波又一波,應接不暇。”負責該合作區建設與開發的深越聯合投資公司副總經理宋文堅表示,從以往經驗來看,工業園區實現滿園一般需要6年左右,但是去年1年,深越工業園就招商過半,今年可能提前完成招商,“我們計劃擴大工業園區,正在與越南當地政府協商。”

  在園區內,華懋科技越南公司總經理鄒榮銘表示,“我們是2018年春節后,主動出來考察尋找投資機會。由于客戶主要是美國通用和德國大眾汽車,上游產業鏈客戶在哪里,我們配套企業就要追隨到哪里。2018年5月份正式簽約入駐工業園,然后開始打樁基建,半年完工,目前越南公司招聘了50多人,正處于員工培訓階段。”

  心情迫切的,不僅僅是華懋科技,還有更多企業也在瞄準越南。據不完全統計,從2008年以來,共有60多家A股上市公司公告了對越南的相關投資,而2017年至2018年合計就有近20家企業發布公告。同期,越南接收的外商投資規模持續攀升,2018年度越南外商直接投資總額達到354億美元。

  距離海防市1800公里的胡志明市周邊,也是重要的制造業基地。一位會計師事務所高級經理對記者表示,“2018年5月之后,許多中國企業家來所里咨詢,希望能盡快在4個月內完成越南公司注冊和落地。但是,這么短的時間,其實是很難完成的。”

  在胡志明市周邊,來自中國的紡織企業也在加大投資力度,甚至紛紛用“越南迎來紡織產業黃金十年”來形容這一發展進程,華孚時尚、天虹紡織、魯泰和百隆東方等大型紡織企業都在越南大幅增擴產能。

  低關稅低稅率

  成最大競爭優勢

  投資越南最看重的是什么?在記者越南走訪調查過程中,出口零關稅和低稅率已成為中資企業投資越南的關注重點。“從越南出口歐美日的紡織品,很多都是零關稅,省下的關稅都是利潤。”健盛集團越南公司總經理呂建軍說。

  從關稅角度看,越南已形成了相對龐大且成熟的自由貿易體系,中國企業為規避貿易壁壘加大對越投資已經漸成趨勢。特別是在2019年之后,越南多項新的對外貿易協定生效,越南對外貿易出口關稅優勢正在進一步凸顯。

  2019年1月,《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議》(CPTPP)在越南正式生效。2019年底,歐盟與越南預計將正式簽署《歐盟-越南自由貿易協定》。兩大協議對于越南制造業出口來說,都是巨大利好。根據協議,越南的出口關稅將大大下降,而歐盟削減99%的稅目關稅。

  相對于歐美對中國的關稅水平,歐美對越南多數產品征收的關稅低得多。這對于出口導向型的制造業企業來說,僅關稅減免一項,就能帶來豐厚的利潤。

  除了低關稅外,越南本土的稅收優惠政策也不容小覷。位于越南南部隆安省的華孚(越南)實業有限公司,就在享受越南給予的“四免九減半”稅收優惠。按照越南政策,對于投資額達到3億美元,或者年銷售額達到5億美元,或者提供就業崗位3000個以上的企業,實行“四免九減半”的特殊優惠政策。

  顯然,在雙重激勵之下,產業跨國轉移的熱情大大提升,特別是以出口美國市場為主的企業更為明顯。從越南出口統計來看,今年一季度美國是越南最大的商品出口國,出口總額達130億美元,同比增長26%。

  來自貿易數據公司Panjiva的分析報告顯示,從行業來看,美國零售商家具、家電和輪胎等商品,由中國向越南轉移訂單的情況比較明顯。如家得寶以及宜家家居等零售商從中國進口家具減少13.5%,而由越南進口攀升37.2%;汽車輪胎方面,美國減少從中國進口28.6%,而從越南進口暴增141.7%。

  投資爆棚的另一面

  土地爆炒用工荒冒頭

  隨著外商加速在越南投資建廠,越南勞動力成本、土地廠房租金等都在快速上升。宋文堅表示,“這里的租金價格基本上和國內一線城市工業園區差別不大了,基本維持在每平方米4美元。”

  投資越南已有兩年的牧高笛戶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開設在越南的子公司——天野戶外(越南)有限公司,就選擇了相對偏遠的越南海陽省金城縣富泰工業區。該公司辦公室主任危小姐表示:“2017年我們來的時候,廠房租金每平方米2.2美元。現在的租金已經上漲到了2.8美元。漲得非常快。”即便如此,從企業反饋的情況看,大多數工業園區普遍處于滿負荷運營狀態。

  越南北方廠庫租金在上漲,而越南南部土地租金也在飆升。記者從胡志明市周邊省份的多個工業園區了解到,當地地租從2015年的每畝30美元,上漲到了目前的100美元,漲了2倍多。

  勞動力成本上漲速度也不遑多讓,目前越南工資已經比2014年高出約50%。2019年越南第一區域的最低工資標準折合人民幣每月1237元。越南員工實際到手工資有多少?從走訪的多家企業調查來看,工廠員工月平均工資水平在2200元至2400元,企業普遍預計越南勞動力成本在7年后將與國內持平。

  “越南已經開始出現用工荒的苗頭了。”危小姐表示,很多新設工廠在選址上,重點考慮的就是招工問題。以前貼個廣告就能招到人,但是隨著工廠增多,招工難度也在上升,企業不得不前往偏遠地方招聘,而工資上升的局面仍將持續。

  這一切,仿佛就是過去40年中國改革開放發展過程的重演,歷史往往有驚人的相像。

  貿易戰引發跨國供應鏈轉向,越南所有廠房租完!

  路透社香港報道:33歲的Fred Perrotta花費四年時間,為其公司Tortuga的時尚背包產品與多家中國供應商建立起供貨網絡。然而當美國政府宣布對近半數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后,他開始到其他國家尋找供應商。

  他說,這個過程到目前為止已接近完成,即使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在本周20國集團(G20)峰會上宣布兩國之間的貿易戰停戰,恐怕也沒法改變了。

  Perrotta的公司所參與的這場轉變,被行業專家稱作是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最大的一場跨國供應鏈轉向。

  這一轉變引發激烈競爭,大家都在努力取得中國周邊國家的新設施,并在中國以外重建供應鏈。中國占到全球制造業的五分之一。

  “所有人都很緊張,都在匆忙奔波,從長期來看,我們可能會對所有事情進行調整。”Perrotta在加州奧克蘭通過電話表示。Perrotta近來在奧克蘭收到了越南一家潛在新供應商的首批樣品。

  這一倉促局面是因美國可能對中國商品加征更多、更高的關稅造成的,另一個原因則是美國企業擔心中國周邊的新興經濟體只能根據“先到先得”的原則提供新業務。

  越南和泰國正成為首選目的地,但兩國仍面臨產能限制,包括官僚機構低效率、缺乏熟練工人和基礎設施瓶頸等。

  “整個亞洲一片忙亂”

  路透采訪了來自各個行業的十多位企業高管、貿易律師和游說團體,顯示最近幾個月整個亞洲一片忙亂:高管催要樣品、到處參觀工業園區、雇聘律師以及和官員見面。

  香港上市家具制造商敏華控股今年6月以6,800萬美元在越南收購一家工廠。本月稍早敏華控股表示,計劃2019年底前將其廠房總建筑面積擴大近兩倍至37.3萬平方米。

  敏華控股在聲明稿指出,這項收購是為了降低關稅構成的風險。

  越南工業地產開發商BW Industrial表示,自10月以來詢問大增,其所有廠房目前都已出租。

  “制造商來自全球各地,他們在中國都有生產工廠,且需盡快開始生產。”BW Industrial銷售經理Chris Truong告訴路透。

  提供電子產品和制造解決方案的泰國SVI Pcl表示,剛挑選了四筆與現有客戶往來的新交易,價值約1億美元。這些客戶在中國也有業務。

  “貿易戰對我們有利。”其執行長Pongsak Lothongkam說。“跟我們接觸的企業非常多,我們得理出優先順序。”

  東南亞最大的印刷電路板生產商KCE Electronics首席執行官Pitharn Ongkosit對路透表示,已有美國企業接洽其公司,希望尋找一家新供應商來取代中國的一家供應商。

  “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很多客戶聯系我們咨詢產品和價格。但現在還沒有達成交易,這需要時間,”他說。

  另一家泰國電子產品制造服務供應商Stars Microelectronics Pcl也收獲了新業務。

  “很快將有兩三家企業開始把生產基地(從中國)轉移到我們這里,”該公司CEO Peerapol Wilaiwongstien稱。

  柬埔寨也吸引到海外企業的關注,總部位于美國新澤西州的自行車生產商肯特國際(Kent International)將把中國生產業務轉移至柬埔寨。

  “我們在美國有很大一塊業務,”該公司多數股股東和執行長ArnoldKamler對路透稱。“現在別無選擇,只能盡快把生產從中國轉移出去。”

  最嚴重的采購中斷

  隨著中國經濟向服務、消費和高科技生產轉向,換供應商和公司遷址的做法標志著已然確立的趨勢加速。

  “我們即將進入一代人的時間內所見到的最嚴重的采購中斷,”美國服裝與鞋業協會(American Apparel & Footwear Association)執行副會長Stephen Lamar表示。該協會有超過1,000家會員,每年為美國零售銷售貢獻逾4,000億美元。

  “我聽到這些企業說的最多的就是:‘多年來我們一直說把中國供應多元化,現在我們真得這樣做了’。”

  轉移生產可能需要數年才能完成:企業需要獲得資金,找到合適的供應商、選擇新的物流--處理這些問題的同時,還要在他們不甚了解的國家應對新的法律和會計問題。

  “把工廠從中國轉至其他地方的過程會非常緩慢,而且充滿變數,”安盛投資管理新興亞洲高級經濟師姚遠表示。

  瑞銀本月稍早在一份報告中稱,技術含量不高的商品和低附加值的制造業會轉移得最快,而機械、運輸和IT領域的高附加值商品出口可能會需要數十年才能遷走,因為研發成本較高且中國勞工成本具有競爭力。

  不過花旗上個月進行的一項區域客戶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受訪客戶已經在調整供應鏈,以限制對自身業務的沖擊。

  美國商泰隆國際貿易律師事務所貿易律師Sally Peng稱,中國在自動化等領域的先進性意味著,沒有哪個國家可以取代中國。

  “所以大家都在尋求中國+1,+2、+3戰略,一直排到了非洲,”她表示。

  日韓也成間接受害者

  當然,較小的新興亞洲經濟體就不要奢望美中貿易戰惡化前景能給他們帶來好處了。

  整個東南亞,加上臺灣、日本和韓國,第三季經濟增速都已經放緩,官方將其部分歸咎于貿易戰。

  越南的制造業信心指數在亞洲位列榜首,但現在也遠遠脫離峰值。

  對這些尋求改善生意的國家來說,基礎設施的欠缺也是個問題。

  泰國在世界銀行基礎設施排名中位列第41名,越南是第47名,中國則是第20名。

  泰國正尋求以450億美元的東部經濟走廊(EEC)計劃來解決上述問題。該發展項目計劃改善深水港、機場和鐵路。

  除了基礎建設瓶頸外,官僚作風,尤其是在越南,仍難以改善,而且熟練工也不容易找到。

  越南的失業率在2.2%。泰國甚至更低。

  “在越南非熟練工占比仍相當大,這個問題一直也沒有得到有效改善,而且我認為五年后或甚至10年后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越南電子業協會副主席Nguyen Phuoc Hai表示。

  “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下,廉價勞工是否仍將是越南的優勢還很難說。”
免責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網站本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上一篇:銀泰百貨首建電商事業部 ... 下一篇:8月全國紡織品服裝出口增速...
訂單信息

正在求購的訂單:601554 今日求購:28

產業觀察
沒找到想要的產品? 點擊立即發布采購

62萬供應商為您 免費報價

提提热